如何省钱过苦日子——衣、食、住、行、医

学会过苦日子的最简单办法,是跟穷苦的人多交流,他们会告诉你很多便宜省钱的好办法。

比如说,你要理发,就找最便宜的理发店。一种是城市老式住宅小区里面的理发店,舒服的椅子,有空调,最低理发价格大约是8元钱。你还可能找到更便宜的——立交桥下,一些拆建危房前,常常摆着一个理发摊,理发费一般是5元左右,甚至有低到4元钱的。

如果你要去吃饭,要跟那些最省钱的人走,比如说拉板车收破烂的,清洁工,流水线工人。你看他们在哪儿吃,你也要在哪儿吃。北京和上海,你都能吃到3块钱或4块钱的沙县小吃拌面,也可以买一块二毛钱的馒头加五毛钱的咸菜,一顿饭只需要一块七。三块钱一斤的有葱的烙饼,也不难买到。你要吃更好的,可以来一份盖浇饭,鱼香肉丝盖浇饭大约是8元钱,要记住:事先让店主加饭,一般不另外收钱。跟店主多要几杯免费的白开水,而不要买饮料,即使是一块五的矿泉水,也是没必要的额外开支。

如果你喜欢吃水果,可以买特价处理品。水果店都会把那些快要烂掉的或者烂掉一小点的水果大减价出售,价格只有正常水果价格的一半。还需要记住2个原则:第一个原则是每一种水果都等它最便宜的季节买,第二个原则是买尽可能便宜的水果。水果和蔬菜的营养价值与价格无关。比如说,八毛钱一斤的西瓜,甚至五毛钱一斤的拔藤瓜(就是最后连藤都拔掉的最后的那些小西瓜),跟65元一斤的美国进口车厘子营养价值是一样的。七毛钱一斤的冬瓜,跟十几块钱一斤的进口蔬菜,营养也没大区别。如果你买那些搬运摔裂的西瓜,还能更省钱一些。西瓜皮是一种非常好的健康减肥食品,所以你不要丢弃西瓜皮,里层的瓜皮可以凉拌,外层的硬皮可以油炒到稍有些焦黄,加少量白糖,味道也很好。最穷的时候,你可以跟做果汁的人要免费的西瓜皮,不花一分钱就可以吃上这种健康食品。冬瓜皮炖烂也是可以吃的。

如果吃普通的粮食,你一天最少的伙食费得多少呢?超市的干面条最便宜的是一块八一斤,你一天只需要一块八的面条,三分钱的盐,一分钱的水,加上三毛钱的电费。所以,只要每月有70元的收入,你就不要担心自己会挨饿。

担心缺动物蛋白质吗?超市的鸡蛋只有4元6毛钱一斤。杀好洗干净的鸡肉只需要6块钱一斤。有钱人也许会买十几块一斤的鸡蛋,或者开车到山区买那种昂贵的放养本地鸡,这些人相信,养鸡场的鸡是吃避孕药长大的。但是,避孕药真的有这么大的危害吗?那些干苦力的底层工人,吃的是这种鸡肉,他们很少肥胖,很少性欲不足,所谓避孕药的危害,不过是中产阶级编出来以标榜自己生活品味的一种小资装饰品。

买衣服也不要浪费钱。白富美会买一件打折的品牌衣服,原价二千元,打折后只要八百元。你如果真心想省钱,请按照我说的去做:到劳保用品店去买东西。我买过50元的二层牛皮反皮炉鞋(给铸造工人穿的那种),底是用汽车废轮胎削成的,真正的环保而结实的产品,耐磨性高于大多数高档皮鞋。如果你运气好,鞋底是用进口的日本普利司通轮胎或者美国固特异轮胎做的,甚至里面有kevlar防穿刺布条,您就赚大了,这样一双鞋底可以让你磨上十年。反皮的工作鞋是不需要浪费钱买鞋油的。穿破了找个鞋匠,花五块钱补一下,还能穿几年。
劳保用品店可以买到机械工人的工作服,几十块钱一套,衣服和裤子都是一个颜色的,比时装店同等结实程度的牛仔裤牛仔服要便宜四倍以上。你要买一根结实的皮带吗?不要买皮尔卡丹,在劳保用品店买一根橡胶绑带(用废汽车内胎切割的),一块钱一米,加一个工业用的皮带扣,一块钱一副,这样2元钱就有了一条非常结实的、并且有弹性的黑色橡胶皮带。当然,你也可以花个更多的钱买电工用的那种极其结实的皮带。

你可能还需要买几个包。白富美会到美国代购一个LV或者香奈儿,然后得意地告诉你比国内买省下了整整八千元。但是,你去劳保用品店去买包,帆布防水的,电工包、工具包,三十块钱一个,绝对比香奈儿结实十倍,实用体积也大很多倍,而且具有天然防盗性能,你不用在公交车上捂着你的包。

不要跟你的朋友比车子。虽然二手的QQ不算贵,但是你可能完全没必要买汽车。你可以买自行车作为健身交通器材,你甚至可以奢侈到拥有7辆二手自行车,周一到周日,每天换一辆。最实用的车子,是永久PB202W之类的被邮电局采用的车,有后负重折叠后架,还可以加装前货架,可以带几个很大的包,负重150公斤,维修费很便宜,换一条前轴是8元钱,换一条链条13元,换一个朝阳牌外胎只需要25元。你要是需要带更多的东西,可以买一个大点的脚踏三轮车(车架下杠是二条或三条管子的那种,更高档的三轮车还有类似于汽车的弹簧钢板簧避震),二手九成新的大约是700元,运货绝对比保时捷和宝马载得多,你可以用这车子帮朋友搬家。如果出门旅游,可以在三轮车上放一块板,晚上可以在上面睡觉,几个箱子就放在板下面,不会被人偷走的。很多人都是晚上在三轮车上过夜的,立交桥下通常都可以免费过夜。你踩着三轮车,周游中国,基本上花不了几块钱。

没有汽车并不可耻,你那些有汽车的朋友,如果他们更有钱的话,会在家里放一个叫动感单车的东西原地骑车。一边开汽车上下班,一边在家里开着空调骑车汗流浃背,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变态的事儿吗?

你会说:房子才是最大的开支!是的,很多人买很贵的房子。北京上海的房子贵,这是事实。可是很多人一边天天骂交通阻塞、空气污染,一边非要赖在北京上海,这多变态呀。中国城镇人均住房面积30平米,农村则比这大得多,很多村子里只剩下一群老头老太太和大片的空房,因此中国的房子实际上并不紧缺。

如果你不得不在北京上海市内住,你可以在离市区50公里的市郊买一座小产权房,三室一厅,外送300平米的院子仅卖30万(这样的独门独户大院子,比如一个小四合院,在北京市中心得卖几千万)。然后在工作地点附近租一个8平米的单间,或者租住每天十五块钱的“求职公寓”的一张上铺。晚上你只需要一张床,一个放在床上的笔记本电脑,一个放在床底下的拎包。每到周五晚上,骑自行车3小时,回到自己的舒服的乡村大房子里度周末。

有人会说:小产权房容易有纠纷啊,产权得不到保障啊,不好转卖啊。你要想好,你买房子是自己住呢,还是用来增值挣钱的?小产权房的纠纷,概率不过百分之一二,而你买城里的商品房,20年内被强拆的概率绝对超过百分之二。买一套城里房子的钱,可以买好多套乡下的小产权房。当然,如果你是穷人,我不主张你买,到那些几乎全村都移民到城里的空村子,房租几乎是免费的,你可以住一辈子,那些村子的人只会越来越少,空房子却越来越多。

作为一个省钱的人,你也可以经常出门旅游。火车硬座并不贵,从上海到西安特快182元,到北京特快179元。如果运气好,坐到那种每过几分钟就要停一下的慢车,价格更便宜。你也可以带一辆二手的折叠自行车,到哪里都可以继续骑车。不要住那种昂贵的青年旅馆,那是挣傻乎乎的外国人的钱的地方。你可以找到更便宜的、可以讨价还价的胡同小旅馆。当然,立交桥下是可以免费住宿的。关键是要找到靠近免费通宵公共厕所的立交桥。有些免费厕所晚上九点以后会关掉水龙头,你要在他们关水龙头之前去用塑料壶接好水,晚上可以冲凉或洗脸刷牙。骑三轮车旅游是更省钱的选择,我上面已经提到过了。

出门在外,没必要掏钱买饮料喝,自来水是可以直接喝的。大肠杆菌指标超标十倍并不会导致你拉肚子(除非你是那种从来不喝自来水的人)。多年前我的医学院朋友告诉我,他化验过自己家里的自来水,大肠杆菌超标200倍。我试着喝他家的自来水,喝了一个星期,没事儿。只要你习惯了喝自来水,人生会有很多方便。为了预防万一,出门旅游你可以准备一些诺氟沙星。十块钱的诺氟沙星够你用几年。

不要担心地沟油什么的。迄今为止,我从来没看到一篇检测数据报告,显示地沟油的有害物质的浓度达到足够明显伤害人体的程度。食物的标准是很保守的,很多有害的化学物质超标十倍八倍的食物,尽可以照吃不误。你上网查一下世界卫生组织对化学成分的毒害性说明材料,就知道按照您正常的摄入量,大多数的食品的有毒成分都可以超标几十倍而您可以照吃不误。

学会野外生存,不要看那些教户外论坛的网站,那是有钱人装逼的地方。你要看看流浪汉,想想白毛女,就知道人的生命力有多强。我的一个精神分裂症邻居老太太,土改的时候疯掉的地主婆,疯后没洗过澡,睡在堆满垃圾的到处是蟑螂老鼠的地面,主要在垃圾堆里翻东西吃,土改以后就没看过病,一直活到本世纪初才去世,寿命比邓小平还长。

看病是一个费钱的事儿。但是,很多偏僻贫困山区的穷人,一辈子没到医院看过病,他们的寿命,仅仅比城里人少十岁。四十年前的多数农民,基本上靠赤脚医生看病,也可以解决大部分医疗问题。你只要看完一本《赤脚医生手册》(这是我小学四年级就读懂的书),就可以解决大约90%的医疗问题。如果你受过高等教育,花2个月时间看几本《薛氏内科学》之类的书,自己再上网google一下,你去医院的次数可以少很多。有些病,你知道去医院也没用。有些病,你知道不去看也没事。你只是需要化验确诊或者动非做不可的手术才去一下医院,此外,几乎完全不用去医院。在中国的药店里,什么处方药都可以买得到,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还要三天两头去医院呢。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人总得活得豁达一点。

药不要过期了就扔掉,药物的标准是很保守的,很多药过期三五年照样用。现在的药物包装非常好,真空隔绝空气,大部分的药物本身化学性质就稳定,过期几十年也没关系。药掉在地上,也只管捡起来吃掉,不要听医生说的地上有细菌什么的。除非你刚好在电镀槽附近,地上有点洒溅出来的氰化钠溶液。一般的地面,都是没大危害的。

大部分人过不了苦日子的原因,是一个叫“责任”的东西。那些中产阶级会觉得他们有责任给孩子一个好的未来,甚至觉得把孩子生在今日的中国都是罪孽,因此一定要把孩子生在美国。你要知道,现在的时代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幸福的时代,如果让孩子生活在今日中国都算不负责任的话,你的祖先几乎没有一个是负责任的。只要你给你的孩子吃上米糊(米粉大概是3元钱一斤,比奶粉便宜很多),就算尽到责任了。至于孩子有没有钱受教育,能不能进入一个高层的圈子(而不是沦落为社会的最底层),那不是你的责任,他活着,就得自己去生活。

至于你的父母,你对他们也没什么责任。他们生你下来,只是因为他们自己想生孩子。他们对子女的期待,并非你的责任。而即使他们有期待,我相信他们大多数是希望孩子快乐。如果你每天吃着干面条,穿着劳动布的工作服,背着工具包,笑呵呵的比那些有钱人要快乐幸福得多,他们不会觉得痛苦的。

偶尔有钱的时候,也该过过千金买刀、貂裘换酒的日子,否则时间久了,容易丧失豪情。习惯过苦日子不是为了囤积财产,也不是为了卧薪尝胆,而是为了你有胆气在必要的时候放弃你曾经拥有的财产,或者让你不再舍不得所谓的“机会成本”。李海有一句名言:过惯了看守所的日子,哪儿都能过。

2012年9月1日

Join the Conversation

9 Comments

  1. 我曾经在推特上赞扬饱老师世事洞明,是通达的人.拜读了此文,越发景仰.支付不便,1元阅读费,先赊欠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