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革胶囊对身体无害,只管放心吃

在网上看到铺天盖地的对皮革胶囊的声讨,看了几篇报道,发现这次爆出的皮革胶囊事件,并没有造成实际上的对服药者的身体损害。而这种全民激愤的场面,再次证实人民大众基本上是毫无思考能力的。 先看这个事件的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8374228.htm 按照国家标准,每公斤的胶囊含铬少于2毫克。假设某种胶囊超标100倍,达到200毫克。 假设每颗胶囊质量为0.1克,则含铬20微克。你每天吃胶囊5粒。每日摄入铬100微克。 http://wenku.baidu.com/view/450fcbd8d15abe23482f4d8a.html “人体每天从食物中摄入铬10-1200微克。排泄出去的铬是50-200微克。人体摄取的铬是有毒性的,超过200毫克就相当危险”。摄入200毫克需要吃多少颗胶囊呢?需要一次性吃2000颗胶囊。如果只是每天吃几颗,远远不够排泄的。 吃多少胶囊可以让你中毒致死?六价铬离子的致死量大约是一点五克,铬皮革中的铬主要以重铬酸盐的形式存在,普通人口服重铬酸盐的致死量是3克。 http://wenku.baidu.com/view/646cbb7102768e9951e73861.html 但是这可能是一个比较保守的数字。广州市十二人民医院原院长、市化学中毒抢救治疗中心教授江朝强表示,根据资料显示,当人体内铬含量达到每公斤体重50—70毫克时,会导致中毒者死亡。 一个60公斤体重的人,摄入3克到4.2克的铬,会导致中毒死亡。 吃胶囊要达到这个致死量,需要吃多少颗呢?大约需要一次性吃三万多颗胶囊。 以上数据是按照明教铬含量超标100倍估算的。而现在发现的含铬量超标最多的也只有90倍。有些皮革胶囊只有超标四倍左右。这个含量要是能把你毒死,你需要一次性吃七十五万颗胶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f608de010005tt.html 食用明胶标准是每公斤铬含量少于2毫克。 这个是适用于大量食用明胶的,比如说很多人喜欢用明胶做胶冻吃,可能一天吃掉一百克明胶(相当于一千粒胶囊的分量)。但是,一个普通人一天会吃掉一千粒胶囊吗? 所以,吃皮革胶囊完全不用担心铬中毒,或者担心对身体有任何不良损害。 不要跟着良心知识分子起哄,他们就喜欢制造悲情,把自己打扮成人民的代言人,让你们的愚蠢成就他们的事业和名利。 阅读收费。每篇一元。支付宝 [email protected] 欢迎链接,链接前请注明:阅读收费一元。 转帖费100元。(即使你是作为靶子骂的,转帖也要给钱) 注:这篇文章的数据,全部引自非权威的网文,既没有WHO和职业病研究机构关于化学物质安全资料,也没有检索最新的医学文献,因为这是一篇阅读一次仅仅付费1元钱人民币的博客文章,而不是让你交钱几千元的技术咨询报告。

四月四日

四月四日 还有7分钟就是4月5日了。 我选在4月4日开始写这个博客,主要是看中4.4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日子。中国人喜欢8月8日,却不大喜欢4月4日,虽然清明节也算是一个节日。 选一个大众不喜欢的日子,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跟大众拉开距离,这是一件好事。一个人真想过思想独立的日子,不跟大众保持距离,会有很多麻烦:或者被大众胁迫同化,或者被他们敌视。人民是这样一种东西:一旦它们发现你跟它们差不多,就以你为同类,并要求你得表现得跟它们一个德行。它们不会问一个美国人“你他妈的是不是中国人”,也不会问一只猴子“你他妈的还是人吗”。但是它们会责问你,如果你是个中国人,或者曾经是个中国人。 人民最仇恨的不是那些长期欺压屠杀它们的人,而是叛徒。你今天跟人民保持一致,有一天你不跟他们保持一致了,你就会被视为叛徒。如果你有不跟人民大众保持一致的癖好,想做一个独立的个人,而不是群体中的一员,宁可选择做异类,或者做人民公敌,也比你做他们的同类安全。今天人民不以你为同类,明天你就不会成为他们最恨的人。 做人民公敌可能有点麻烦,但是比做某一个人或几个人的私敌轻松。人民中的每一个人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责任对公敌复仇,毕竟人那么多,责任早扩散了。无论多么聪明的饱学之士,甚至科学家、院士、诺贝尔奖得主,一旦代表人民与你作对的时候,就立即变得非常弱智。你与一个人辩论可能会输,但是你与人民大众辩论,不会输给他们,因为代表人民的人无论多么聪明,必然按照人民的平均智力跟你说话,除非他不在乎一不小心被人民视为叛徒。 人民大众一旦被正义感充盈,大多数情况下是很可怕的。不论是法国大革命中的屠夫,还是土改中批斗杀死地主的农民,或者文革中的红卫兵和武斗中的战士,或者推特上的民主斗士,他们都正义凛然,都觉得自己道德高尚,都认为自己在干一件伟大正义的事情。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必然是由最正义的人做出来的,没有正义感支撑着,人怎么可能忍心做出这些事儿来。 人民的力量只表现在统治者失势的短暂时分。人民会对失势的统治者非常凶狠,但是会对得势的统治者充满奴性。他们会愤怒咒骂统治者,其实他们还不如一群会叫的狗。如果你随便找一个表示自己不承认这个政权,并愤怒咒骂这个政权是“非法暴政”的人,揍他一顿,把大便塞到他嘴巴,他最可能做的事情,不是拿炸药包炸掉你的房子,或者找你决斗,而是去官府告你,寻求这个他自称不承认的非法暴政的庇护。 统治者未曾失去权力的时候,人民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有些统治者是深得人民大众喜好的具有催眠和引发集体癔病的魅力人物,比如说金日成、希特勒或者毛泽东,他们也只是驾驭人民,而不是放纵人民。所幸的是:人民成为真正的统治者的时间总是很短。而在一些所谓的民主国家,比如美国和英国,实际上用巧妙的方法限制了人民权力。 是什么让911恐怖袭击的实施者找到了正义感?本拉登说:“没有一个美国人是无辜的,因为这个政府是他们民主选出来的,每个美国人都纳税支持这个政府。”换句话说,民主国家的每个人,都应该为她的国家的罪行负责,因此以屠杀平民为手段达到政治目的并非不正义的行为。本拉登的话或许不符合你的价值审美,但是,他至少说出了一个事实:民主制度让人民大众更容易为自己的集体罪行找到正义借口并以为自己不需要为群体作恶负责。 以个人主义者的立场看,社会最基本的矛盾,不是宗教教义和种族的冲突,也不是阶级矛盾,而是个人和人民的矛盾。人民大众的胁迫力量是如此强大,以至当国家需要你服兵役的时候,你连拒绝杀人的权利都没有。 人有了独立而超前的思想并表现出来,就不再是人民的一员,而是人民公敌。而那些思想人品跟人民差不多平庸,却能厚颜无耻地表现英雄气概的人,则成为人民领袖(虽然人民健忘且翻脸甚快)。 休谟和康德的哲学并未对普通大众的生活产生深远影响,卢梭和伏尔泰这类见识仅仅略高于大众平均水平的思想家,却可以在有生之年就很有影响力。 跟大众保持距离,有利于保持自己尊严。人民大众有强烈的地位敢,有强烈的愤怒感,但是很少有尊严感。所谓尊严,是意识到自己的独一无二而不屑舍弃自己的独特来换取他人的尊重。很难想象一个真正骄傲的人居然会以自己得到人民的拥护和崇敬为荣。 借用一句刘晓波的名言:人民,就他妈的是一群乌合之众。 但是刘晓波并不骄傲,面对名利和当人民领袖的诱惑,他贱着呢。 2012年2月5日凌晨1点20分。 【版权所有,请勿转帖。如果转帖(包括“留此存照”当罪证之类的),请支付转帖费人民币一百元正,Paypal 给我的经纪人 [email protected] 】 【阅读费每篇人民币一元整,请Paypal 给我的经纪人 [email protected] 】 【你可以谩骂,但是在谩骂之前,先付阅读费(除非你不读就谩骂),谢谢。】 【你可以转帖本文的链接地址,但是在链接前写上:阅读此文需要付费,不愿付费者免入】